相关文章

平面浮雕 仙卷飞天 - 青海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欣赏到湟中民间艺人邢桂芳的堆绣《八十七神仙卷》,为之惊叹:平面浮雕 ,仙卷飞天。

  《八十七神仙卷》是“画圣”吴道子用白描技法传世的中国古代艺术绢本珍品,现存于徐悲鸿纪念馆,为镇馆之宝。内容描绘了道教传说中主管东方和南方的“东华”及“南极”两帝君,率领真人、仙伯、金童、玉女、乐部、神将共八十七人,探望玉清元始天尊的宏大场面。因后人未留彩本,20世纪80年代,年逾古稀的中国工笔重彩人物画家任率英先生携手执教中国画多年的儿子任梦龙教授,潜心钻研,在忠实“画圣”原作的基础上,将《八十七神仙卷》的人物适当放大,根据画面构思需要增补了仪仗、祥云、花木、栏槛,并为之赋彩。后来任梦龙教授为其父诞辰百年,继承遗愿,废寝忘食,耗时数载,完成了彩绘摹本《八十七神仙卷》。摹本纵72厘米、横435厘米,浅色仿旧绢本,服饰冠带华贵典雅,人物形象生动,白描瑰宝从此大放异彩。湟中堆绣女艺人邢桂芳摹用了任教授的彩绘摹本,首开用堆绣艺术形式表现《八十七神仙卷》的先河,堪称“中国《八十七神仙卷》堆绣第一人”。

  塔尔寺坐落在湟中县鲁沙尔镇美丽如画、庄严肃穆的莲花山坳里,有六百多年历史。其中堆绣、酥油花、壁画是塔尔寺的艺术三绝,塔尔寺堆绣融合了藏汉文化、宗教文化,渊源可追溯到唐代文成公主进藏将中原丝绸、刺绣品及技艺等带到青藏高原,经五代十国、宋、元漫长的发展成型于明朝。随着社会的发展,塔尔寺的堆绣一步步走向了民间,作品表现内容和形式也不断创新,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今堆绣也是湟中文化产业“八瓣莲花”(农民画、堆绣、镶丝、雕刻包括木雕、砖雕、皮雕,铜银器、藏地毯、壁画、泥塑) 之一。堆绣是唐卡的一种,是堆与绣的浮雕艺术。其工序有图案设计、剪裁、堆贴、包边、粘贴、绣制、图案上色渲染等。以堆贴为主,绣制为辅。从制作技法和表现形式上分平剪堆绣和立体堆绣两种,平剪堆绣是将剪裁、绣制成的各色绸缎图案堆贴在设计好的布幔上,然后粘贴,并用彩线绣制而成。立体堆绣是在剪成形状的图案内垫上棉花或羊毛使图形凸起,其他工序跟平剪堆绣无二。堆绣作品悬挂于殿堂、厅堂里,有立体感和浮雕感,艺术、观赏、审美、装饰、收藏价值颇高,越来越被人们所了解和喜爱。

  邢桂芳的《八十七神仙卷》堆绣选用的是平剪堆绣。展开长8.5米、宽1米,八十七个神仙列队成阵,从天而降,御风而行,款款临凡。队伍里五位神将披甲执剑,虬须云鬓,前两位开道,后三位殿后,威风凛凛,刚健无比;帝君则端庄富态,气宇轩昂,居中统领众仙;六十九名仙女丰腴颀长,轻盈优雅,生动传神,唐代“飞天”意蕴尽显,有的天真无邪,有的慈祥娇丽,有的恬淡自然。有的转侧回眸似相互呼应又似吟咏沉思,眉目传话,呼之欲出,皱眉肌的变化以及眼与其他各部的关系处理得准确巧妙,从而使同样严肃的面孔上显现出不同的个性。画面所绘人物衣着男仙峨冠博带,女神凤冠霞帔,雍容华贵,衣袂绦带临风飘扬,衣纹皱褶错落有致,衣饰挂件各有千秋,稠密重叠、交错而回旋达成一种和谐的招展意趣与动感。八十七位神仙分别手拿琵琶、箫管、笛子、鼓、宝幢、幡旗、莲花、伞盖、扇面、如意、杨柳净瓶、宝莲灯、贡品等,或呈手印,分别簇拥着两大帝君从右至左浩荡行进。整个图画中,丝绸和颜料的颜色计有30多种,如:红、黄、蓝、绿、白、粉、灰,每种颜色从深到浅又有4种左右,为突出颜色效果,还用白色、肉色丝绸自染13种颜色,仅头饰就需要20几种颜色、60多片绣布。四周加上冉冉欲动的行云流水、亭台曲桥、流苏栏杆、龙飞凤翔点缀映衬,宛若天境。境由心造,似有微风徐徐携着万般天籁之音在耳畔回荡,阵阵仙乐恰如凌空轻音乐交响一般扣人心弦。整体构图整齐而不呆板,组织繁复而不杂乱,动态一致、倾向一致中又强调照应适当变化。人物安排参差有致,繁而不乱,神采飞动。整个画面色彩鲜艳明朗,色调既灿烂又沉厚,静中求变,主次分明,谐而不乱,气韵生动,达成一种仙风道骨的意趣与行走的动势,极富艺术感染力。总之,这部堆绣气魄宏伟、人物生动,既继承了原创,又充分体现了塔尔寺堆绣技法的高超。